人氣玄幻小說 竊盜諸天 愛下-第二十三章 殃及池魚相伴

竊盜諸天
小說推薦竊盜諸天窃盗诸天
李命躺在一张柔软的双人床上,绝望的望着明亮的天花板,这是属于他的房间。说是房间,倒不如说是洞府,坐落在长春阁的后山,大概一百来个平方,生活用品齐全,角落是一池清泉,在泉水里面修炼速度能加倍。洞府正面是一处巨大的露天阳台,虽然底下是万丈深渊,但风景还是不错的,既有白云野鹤,又能看夕阳晚霞,偶尔还有一些身穿长裙的女弟子……外面是一处小园子,里面种植的各种草药,是上一任住客留下的,反正李命也不清楚,只需要每天浇浇水就好,附近有一片竹林,方圆五里之内就他一个人独享,不得不说背上老混蛋的亲传弟子还是有好处的。
之所以现在这么绝望,是因为他刚才又去让老混蛋吸血了,这种日子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,光是提供血液倒是没什么,但是每次去都要挨次揍这就没道理了吧。美其名曰是为了让他的修为更加凝练,根基更加稳固,从结果上来说是正确的,他现在的等级虽然依然是锻骨后期,但从修为上来看,绝对胜过之前的两倍。不过老混蛋每次揍完了他就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是怎么回事?
在这呆了一个多月,李命总算搞清楚老混蛋究竟是什么人了。背靠大树好乘凉,有些东西他总算是查到了。
老混蛋名叫孙自在,修为深不可测。这个世界上修行等级分为炼血,锻骨,养器,三大境界统称为炼体境,再之上就分为淬魂,凝神,合一,统称为炼神境,之前给他办理手续的弟子堂堂主,就是合一境的修士,在外面称为大宗师,是能够呼风唤雨,自立山门的大高手。而孙自在更是在合一境之上,这种人放在任何地方都属于威慑力量,属于战略性武器,难怪老陈头还有其他的长老一见到他就低眉顺眼的。
更何况孙自在不光是修为高,年纪辈分都高的吓人,据他自己所说,他像李命这么大的时候长春阁还是个三流门派。这就不得了了,九大势力随便拎出一个至少都存在几万年了,现在的阁主还是他徒孙那一辈的,整个长春阁就没比他辈分更高的了,以至于就连李命这样一个小小的锻骨修士都是一群老头的“小师叔”了。
奇怪的苏夕
这个世界的修士年纪普遍都高的吓人,不过也是有数的。像李命所处的炼体境,如果没有天才地宝的支持,最多也就活个五百岁,而炼神境的高手听说是有人活了三千岁的,而孙老头这样的,鬼才知道到底活了多久。甭管服不服,在孙老头的阴影下,不管是谁见了李命都得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小师叔,至于那些已经隐居在深山里的老古董,也得亲切的喊他一声小师弟。
幽香桑的捏〇头游戏
而且孙老头还有一个非常让人苦恼的小爱好,就是喜欢有事没事搞搞小研究,各种血兽,天才地宝,甚至经常会抓一些弟子来满足他的爱好,当然弟子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,只不过据说过程异常残忍,一度成为弟子中不可谈及的大恐怖。他这个执事当的好啊!不用参与门派的管理,又有一个理由接触弟子,谁会相信九大势力最高武力之一的人居然当一个小小的执事。
还不允许别人私底下骂他,倘若被他知道了就是抓过来一顿暴打,而且他的修为和阅历摆在那,研究出来的东西大多都会成为长春阁的独有秘方,所以高层也就没去管他,或许更多的是管不了。
没办法,有这么一个修为高,年纪大,心胸狭窄又无耻的老混蛋罩着,李命无可避免又有点小爽的成为了一个可以横着走的小混蛋,可惜的是他这个小混蛋几乎是到了狗厌人恶的地步,大佬们见着他就躲,谁也不想喊一个当他曾孙还嫌小的人作叔叔。而那些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弟子,他自己又能完全横扫,体会不了装X的快感。
无奈之下只好每天被孙老头虐完就回到房间里面上网。他现在有一台长春阁定制的私人终端,跟外面那些大路货不一样,长春阁是有万界网络公司的一部分股份的,九大势力,鸿蒙皇朝都有,服务器就埋在山里。他现在就不用担心被别人定位了,除了长春阁没有人能定位自己,这在李命看来,才是来长春阁最大的好处。
外界的风波基本上已经平定了,山阳城从镇山军重新调来了一位新城守,不知道镇山军付出了什么代价。万宝楼还是万宝楼,依然生意红火,但是他相信人家高层一定满世界找自己,虽然说现在不用担心被人定位,但是再没搞清楚孙老头到底对自己抱有什么目的之前,还是低调点好,这个大腿非常不稳定。
什么研究血液那是瞎扯淡,即便有相信也只占一小部分,他如果想要研究把自己抓住关起来不是更好,哪会像现在这样不管不顾的,随便自己行走,莫名其妙给了一个亲传弟子的身份还不跟高层解释,只需要每天过去放放血,当当沙包就行了。天下哪有这等好事。
不过孙老头儿应该对自己没什么恶意,他曾经也试探过,大咧咧的询问老头儿是不是觉得自己天赋异禀,年轻有为,准备用什么方法夺舍身体,从而再创辉煌。哪知老头儿用一种看狗屎的眼神看自己,像是想到了什么,接着露出一种非常反胃的表情说道。
“就你这样的,给你一本《长春六道经》练了一个月都没练出什么名堂的垃圾资质,老夫夺舍你?你觉得谁会故意去踩狗屎?”
好吧,被人羞辱了,但是打不过只能当个受气包了。
《长春六道经》是长春阁核心功法,总共有九层,妥妥的天极功法,放到外面能引起江湖动乱,李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。但是不管他怎么修炼,练出来的修为都会被盗经吞噬殆尽,相当令人绝望。难怪孙老头不待见自己,长春阁大部分的人都只能练到六层,他是极少数能练到七层的人,李命修炼了一个月毛都没有,属于长春阁弟子中的极品垃圾了。
“小师祖!在吗!”
一声清脆好听的声音打破了李命的妄想,知道是谁,挥了挥手打开了洞府的禁制。只见一个身穿青色连衣裙,衣服上别着一枚金色的树叶,头上扎着两道麻花辫的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,正是之前带李命去弟子堂的小姑娘。
“还是小师祖这里好,风景宜人,安静舒适。”
小丫头完全不见外,一进洞府就坐到了床上,小腿晃悠着,一脸羡慕地说道。
“你怎么了?又躲你爹呢?”
李命轻笑一声。
小丫头名叫苏楠儿,是长春阁的核心弟子,年龄最小是大家的小师妹。长春阁的弟子分为外门,内门,核心。这三者的区别不仅代表着天赋的区别,还有修炼资源的多少。像这小丫头,资质已经达到了天极,还是罕见的木系单灵根,天生对草木能量有极高的亲和力,是修习长春阁功法的顶级人才,虽然现在才是炼血期,但是每十年能有一万下品灵石和两颗将级魂玉的供应,随着修为的增加,这个额度还会上涨。
她的父亲叫苏傲风,是长春阁执法堂长老,凝神后期高手,堂主在很多年前就闭关寻求突破了,所以他现在执掌执法堂大权,在长春阁弟子眼中是一个威严十足,说一不二的人物,可是他实际上是个十足的女儿控,其他弟子犯错严格执法,谁求情都没用,可面对女儿什么原则都没了,甚至敢去跟孙老头硬刚,天天跟在女儿后面生怕她被欺负了,要不是那天他有事请耽搁了,李命哪有机会“挟持”小丫头。
“别提了,你说他一大把年纪了,不想着好好修炼,天天守着我干嘛。”
小丫头气鼓鼓的,不耐烦地说道。自从她发现李命是个被高层们敬而远之的人以后,她几乎天天跑过来避难。
“不提他了,小师祖,今天有热闹看,要不要跟我过去?”
“什么热闹?”
“内门几个排行靠前的弟子,要挑战邱天德他们几个,听说可热闹了,陪我过去呗。”
苏楠儿一脸期待的望着李命,让他哭笑不得,这丫头明显是把他当成了护身符,免得她老爹老跟着她。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点了点头,便跟着开心极了的小丫头出了门。
像鸿蒙大陆数得着的门派,都有一套完善的弟子培养标准。比方说长春阁吧,外门弟子以后基本上都会成为各大城市的店铺负责人,负责给长春阁敛财,内门弟子以后就是长春阁的中坚力量了,像各堂口的执事,护法之类的人物都是内门弟子组成的,而核心弟子以后必然会成为长春阁的高层,执掌大权。
虽然是天赋决定了门内地位和资源,但是只要你有能力,可以随时找地位高的弟子挑战,只要正大光明就可以取而代之,给了下层弟子的上升渠道,也让上层弟子不敢有半点懈怠,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
二人穿过了一座座楼阁,来到了一处演武场,周围弟子无数,有看热闹的,也有起哄的,总之是十分热闹。擂台上站着两个人,皆穿着青色弟子服,只不过一个别着金色树叶勋章,另一个是银色的。这是用来分辨弟子阶级的,金色树叶代表着核心弟子,内门弟子是银色,外门弟子则什么都没有。
“上面都是谁啊?”
李命小声的询问小丫头,在这一个多月,他只认识了一些大佬,年纪差不多的也就苏楠儿和那个一直没露面的常天。
“那个浓眉大眼,一脸桀骜之色的就是邱天德,地阶上品资质,锻骨后期,不过这人非常欠揍,听说经常欺负内外门弟子。他对面的是内门弟子,我不知道名字。”
正当二人说这话时,那个内门弟子朝邱天德拱手说道。
“邱师兄,在下……”
“老子没兴趣知道一个垃圾的名字。”
邱天德直接打断了内门弟子的话,接着向他挥了挥手,像是驱赶苍蝇一样。随着他的动作,一阵掌风向内门弟子袭去,内门弟子皱了皱眉,以为是对方想要羞辱他,侧身躲过了这道掌风,正准备上前攻击邱天德,背后的掌风突然放大,形成了一道飓风,直接攻击内门弟子的后心,他大叫一声吐了口鲜血,身体不自觉的被飓风刮向了邱天德,后者露出残忍的笑容,一拳打向了对方的丹田,直接把内门弟子轰出了擂台。
看到这一幕,台下顿时愣了一下,接着喧哗了起来。
“天啊,那是地阶武技《乱风掌》,听说修炼极为困难,没想到邱师兄居然练成了。”
“就是太残忍了一些,那个弟子不会被废了吧……”
这时几个内门弟子冲上了擂台,其中一个人大喊道:“邱天德!同门切磋,你怎敢下如此狠手!”
“一介蝼蚁也妄图撼动大象的地位,给他点教训罢了,你们不服?那就一起上好了。”
邱天德一脸不屑地说道,几个内门弟子闻言大怒,哪管得了什么规矩,纷纷使出自己的拿手武技,一时间擂台上五光十色,李命暗叹一声,觉得非常好看。
“邱师兄托大了,就算他是核心弟子,同等境界下这么多人一起围攻,怕是要遭殃。”
“谁说不是呢,正好教训一下他,免得这么嚣张……天啊,你快看!”
只见邱天德单手捶向地面,地面瞬间开裂,接着长出了一条条巨大的青藤,把几个内门弟子的武技兵器全部挡下,接着青藤化作长鞭,直接劈向了内门弟子,一个弟子躲闪不及,被震出了鲜血,飞出了擂台。这时,青藤分裂出一条条小藤条,瞬间缠绕在其他几名弟子身上,有人想要挣脱,可是已经晚了,邱天德这时立刻跳起来,给每个弟子的丹田上都重重打了一拳,接着藤条就把他们一起甩飞了出去,然后场上的青藤便消失不见。
“是地阶武技《青藤术》!对了,邱师兄是万木界来的……难怪他有恃无恐,听说这门武技可将能量化作青藤,攻守相融,威力无比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
“确实如此,我见过弟子堂的陈堂主再一次剿兽行动中,用这门武技把方圆十里都化作青藤,一瞬间把血兽全都击毙……”
邱天德拍了拍衣服,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像是只做了一些绰绰有余的小事一样,接着喊道。
“还有谁要上来一战!”
之前那些叫嚣的内门弟子无不狠狠地盯着邱天德,双拳紧紧握住,眼睛都红了,可就是没人敢再上去。
“切,果然是一群废物,这点修为就敢挑战核心弟子……欸,那不是我们敬爱的小师祖吗?要不要上来教教我?”
一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了过来。
“额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