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都市异能 離婚後,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 線上看-第四十七章 祁聞回國展示

離婚後,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
小說推薦離婚後,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离婚后,全网黑顶流回家当亿万团宠
梁锦收回视线,目光落在江隐身上,轻声道:“今晚的主人公是奥尔先生,据说他很喜欢品酒。”
大哥都给江隐制造机会了,那她就再推波助澜一把。
能不能把握机会,就看到江隐自己了。
江隐垂眸看着梁锦,应了一声,余光瞥到司寒云还没走,一双眼睛黑沉沉的看着他们。
他抬手,刚伸向梁锦,不料她却突然后退,眼神警惕。
江隐轻笑,道:“你头上的珍珠乱了,应该是刚刚摔倒时弄的,我帮你理一下。”
他没有说谎,梁锦头上的珍珠链的确乱了,有一部分已经吊下来。
梁锦抬手摸了一下,还真是。
“麻烦了。”
在场的都是权贵,她这样难免有失礼仪,更何况她代表的还是大哥。
江隐靠近一些,修长的手指插进梁锦发间,动作温柔的帮她把珍珠链重新卡好。
“好了。”
江隐后退一步,面色温和的看着梁锦。
梁锦看他这样,有些不适应,转身急急走了。
她还是习惯江隐那副笑面虎算计的样子,突然温柔起来简直怪异至极。
江隐也转身,特意扫了一眼刚刚的位置,已经看不见司寒云的身影。
“呵。”江隐推了下眼睛,眼神刹那变得阴沉。
之前司寒云不是觉得梁锦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吗,口口声声说他是梁锦情夫。
呵!
玛丽苏逃亡史
他还真得谢谢司寒云,不然现在他也不可能有这个机会。
另一边,梁锦随便走了走,随手拿了块甜点,挑了一个角落坐下,与世无争。
她安安静静的品尝着甜点,动作优雅恬静,看着无比乖巧。
一名侍从来到梁锦面前,将两杯饮品放在她面前,恭敬道:“梁小姐你好,这是庄园主人特意向您提供的果汁和温水,请慢用。”
梁锦朝侍从点了点头,说了句“谢谢”。
她刚刚看过了,这里的饮品都是酒,没有她能碰的,所以便没拿什么。
这个庄园主人倒是观察入微。
一块甜点入腹,梁锦喝了两口温水,视线游离,最后聚集在不远处的江隐和司寒云身上,有些惊讶。
两人相隔不远,对视着,很快又移开视线,各自离开。
这两人居然遇上了……
能在这里遇到司寒云,梁锦并不奇怪,这是上层权贵的交流圈,司寒云不可能不来。
可能是刚刚的甜点有点腻,梁锦胃有点不太舒服,便起身去其他地方吹吹风。
清风带着阵阵酒香,梁锦反应过来时,自己已经走到一个酒窖面前。
脑袋有一瞬间的模糊,她脚步踉跄了一下,突然僵住。
她身体不太对……
有人给她下药!
这种场合,居然有人敢给她下药!
梁锦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回去找江隐,可转身才发现,她迷路了。
“梁锦,别来无恙啊。”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。
梁锦回头,只见一个男人缓缓从酒窖里出来,栗色微卷的发,有部分在脑后扎成小辫,额前落了几缕,看着不羁又随性。
一双深邃幽深的眼带着些许调笑意味的看着梁锦,似是欣赏着她此时的狼狈。
看清楚男人是谁,梁锦震惊出声:“祁闻,你回国了!”
祁闻,祁家小儿子,六年前上门求娶梁锦,说什么对她一见钟情,死皮赖脸的。
那段时间,梁锦都不敢出门,生怕被缠上。
梁敬臣知道后,直接把人给弄出国了,一去多年。
祁闻嘴角勾起痞气的弧度,双手插兜,缓步走过来,视线紧盯着梁锦小腹。
“你的光辉事迹,我可没少听。”
“你怀孕了。”
此时梁锦脑子有些迟钝,后退两步,却差点摔倒。
祁闻伸手拉住她,顺势将人拽进怀里,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。
他嗓音低低的,暧昧至极:“梁锦,我想你很久了。”
梁锦听了只觉得头皮发麻,想起来,却浑身无力。
祁闻维持着这个动作,食指勾住梁锦耳边垂下的发丝,轻声道:“你嫁给司寒云五年,什么都没有,那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试试?”
梁锦闭了闭眼,呼吸有些重。
“祁闻……”
“嗯,我在,别怕。”
对话听着暧昧极了。
祁闻的手落在梁锦肩上,指尖轻轻划着她的肩膀,最后握住。
“刚刚江隐这样搂你了,是吗?”
他一下用力捏住,疼的梁锦倒吸一口冷气,同时也恢复了几分清明。
她抬头看着祁闻,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祁闻朝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:“五天前。”
梁锦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五天前,正好是梁敬臣离开的时间。
而大哥突然到了国外,让她来这个晚会……
家有萌妻
结果祁闻在这里等着她!
“是你支开我大哥的。”
祁闻没有否认,轻笑道:“不支开你大哥,我怎么能见到你的。”
他这几年在国外也不是白混的。
“你还给我下药!”梁锦眼神冷了下来。
祁闻脸色不变,应道:“嗯,我不想你肚子里生下别人的孩子。”
瞬间,梁锦心里警铃大作。
她猛的后退,却被祁闻拉住手臂。
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
“梁锦,我真的很喜欢你,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?那个司寒云有什么好的,你怎么就那么喜欢他?”
祁闻神情逐渐变得扭曲,眼睛泛出红血丝,紧紧盯着梁锦。
梁锦一颗心高高提起,她怕祁闻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有病!
他有躁郁症,发作起来谁都阻止不了,她曾被迫眼睁睁看着祁闻把一个手下打到半死!
而且,他做事很极端。
比如,当初他说对她一见钟情,就直接带着聘礼来梁家提亲,最后被打出去。
比如,半路堵截,因为她一句“恶心”,足足洗了一天的澡,浑身都快泡发了。
她能预料到祁闻能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,所以一直躲着他。
现在,他给她下药,说不希望她生下孩子。
那他肯定会,带她去医院堕胎!
不,不可以!
“祁闻,我难受,你先扶我回去好不好?”
梁锦企图稳住他。
祁闻忽然笑了下,“我不是小孩子,你哄不了我。”
他将梁锦打横抱起,大步流星往前走,漫不经心的说:“既然不舒服,那我们就去医院看看,顺带,把孩子打了。”
“不可以祁闻!不可以!”
梁锦挣扎,可压根不是祁闻对手,她的脑子也越来越重。
“不要,不可以……我求求你。”